中国大妈因为专业技能成日本的“国宝级匠人”

首页 > 国际 > > 正文

日期:2019-10-24 16:38:35    来源:腾讯新闻    

最近一位来自中国的清洁大妈火了,她因为在清洁领域的专业技能,在日本被授予了“国宝级匠人”的称号。

这是她的作品:连续四年被评为“世界最干净机场”的东京羽田机场

地板光可鉴人

孩子可以直接躺在上面玩耍

一朵凋谢的花也会被及时清走

厕所不仅干净,而且没有异味。因为她连厕所干手机的异味,都巨细靡遗地想法消除。

洗手间的干手机,在使用后会产生很多细菌和很大的异味,必须要把干手机底下的排水沟好好清理干净才行,哪怕每个槽缝只有1厘米,她也绝对不能留下任何灰尘,因为那样会给过敏的人和孩童留下隐患。

她不止敬业,还很专业。她能对80多种清洁剂的使用方法倒背如流,能够快速分析污渍产生的原因和组成成分,一般人不知道的怎么除掉的顽固污渍,她都能凭着专业能力找到方法。人们评价她:“她的工作已经远远超越了保洁工的范畴,而是在干技术活。”

她叫新津春子,今年是她干清洁工作的第21个年头。

她入这一行的原因不尽理想,只不过因为:当时刚到日本的她既不会日语也没有什么高学历,只有一份保洁工作愿意雇佣她。

但她兢兢业业21载,成了日本“国宝级的匠人”,出了畅销书,还让NHK专门为她拍了纪录片。

新津春子的敬业和专业令人肃然起敬,而日本授予她“国宝级匠人”的举措和制度也令人动容,这举措并非是出于什么对底层人士的同情、怜悯,或者是打感情牌,而是对她技能实实在在的尊重和嘉奖——她在这个既不特别高尚也不特别悲惨、而是与其他三百六十行一样平凡也一样了不起的岗位做到了金字塔顶端——她因为在一个平凡岗位实现了伟大而被授予勋章。

从事技能工作的人在日本统称“职人”,例如清洁工、厨师、美容师、工匠等,职业技能出众者,不论行业都一样受社会尊敬,出类拔萃者还可能被日本政府指定为“国宝”,天皇也可能授勋。

身边人说起日本,都会说那里真地太细致了,说他们已经把我们所能想到的所有细节都做到了。好莱坞巨星娜塔莉·波特曼去过东京一家著名寿司店,她说那里的寿司好吃到让她这个素食主义者都欲罢不能,但她发现店里只有6个座位。她一开始很好奇为什么不扩张,后来朋友向她解释:东京所有最棒的饭店都这么小,而且只做一样料理,因为他们要把事情做好做漂亮,关键不在于数量,而在于对事物追求至善至美过程中的愉悦。

日本工匠精神的一张名片:寿司之神小野二郎

没有大开大合,但在一个领域里做到极致——这种工匠精神得以在日本形成大气候,有很多原因,而其中一个就是:不管官方和民间都对这种精神推崇备至,官方有各种达人、人间国宝等头衔授予;民间也尊重并且从社会地位上认可具备这样精神的人。所以会有很多人专程跑到羽田机场,对新津春子由衷地说一句:“您辛苦了”。这句话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一件小事,但对于新津春子来说,却是一件大事,是最令她感到安慰的事。

也一定是让她走到今天的,必不可少的事。

前几天东家的一位匠人分享了一群中国德化的“职人”:他们默默无闻,几十年的时间,都在做同一件简单的事情:做一把壶。

几十年的时间,重复同一件事——也许会有不同的结果:机械式的重复,又或者将这同一件事精进到极致。

但即使是后一种,这种精进和极致也是可能被忽视、被遗忘的。德化的这群“职人”中,或许也存在一个人,跟这把壶打了一辈子交道的他,熟知它的每一道纹路,了解它的每一个细节,它的把手,他也许反复推敲、改良过许多遍,让它的不舒适消弭于无形,而他的手上因此磨出更多老茧,但在人们的随手一握间,那几十年沉甸甸的时光和体贴,却被轻飘飘地遗忘了。

要如何避免这种遗忘,又如何去鼓励更“有意识”的重复,这是一个社会化的大命题。在那天到来之前——在“新津春子”们也能成为中国国宝级匠人之前,或许我们可以先由衷地对他们说一句:您辛苦了。

德化一位做壶做了几十年的老师傅

下一篇:IMF亚太部主任:中国货币政策有利于推动经济发展
上一篇:小伙野外打猎遭“功夫袋鼠”反击,鼻青眼肿,下巴碎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