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进入新药研发“首创”时代

首页 > 国内 > > 正文

日期:2021-05-16 06:30:04    来源:北京晚报    

北京进入新药研发“首创”时代

全市首家全球原创新药研发平台落户中关村科学城

清华大学的一位教授在学术领域有了一项重大发现:通过体内调控机制可以触发对肿瘤的免疫功能。这一发现发表在世界顶级的学术期刊上,但如何根据这一重大发现研发出新药,帮助每个癌症患者对肿瘤产生免疫功能,从而延长生命并提高生活质量,这中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学术发现不等于新药研发,这正是原创新药的难度所在。

开发新药平均成本26亿美元

目前,全市第一家全球原创新药孵化平台——百放英库医药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已入驻中关村科学城北区的贝伦产业园,科研人员已从众多科学发现中筛出了清华教授这一发现,并选入他们的孵化项目,推动“学术发现”加速成为人人可用的“新药”。百放,让北京新药研发开启了“原始创新”之路。

据业界专家介绍,新药研发需要历经“药物发现”“药物临床前研究”“药物临床研究”三个阶段。“药物发现”是第一步,旨在找到并确定针对某一疾病具有活性的先导化合物。这个阶段的工作包括机理研究、大量化合物的合成、活性研究等,涉及分子生物学、细胞生物学、基因组学、生物信息学等学科。“药物发现”的创新程度、偶然性、失败率极高,不但需要极高的科研水平,而且投资量巨大、周期很长。有研究给出数据,开发一个新药的平均成本是惊人的26亿美元。

“做原始创新就应该在北京”

随着科研能力和综合国力的增强,国内新药研发产业逐渐兴起,但绝大多数企业都在走“仿制”之路,业内称之为“对首创新药的跟踪性新药研究”,有的企业甚至简单到拿别人的药物分子轻微做一下结构改动就算创新了,但这么做只能赚一时快钱,无法形成自身的影响力,更不能推动行业发展。

正因为看好原创新药的市场潜力,单倍和团队创立了百放公司。

单倍1983年出国,在国外学习、工作了28年。2011年,创立于1876年的老牌制药企业美国礼来公司在上海设立了礼来中国研发中心,一直想为祖国出一份力的单倍回到国内,担任该中心负责人。

2019年,受北京市科委邀请,单倍带着他的核心团队来到北京,成立了百放英库医药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开始了国内无人涉足的全球原创新药研发。

“北京有全国最好的学术研究资源,像海淀区就聚集了清华、北大、中科院等资源,做原始创新就应该在北京。而我们有最好的专业做药的团队。”单倍介绍。百放的核心团队虽然人数不多,但由他们作为主要贡献者已研制出五六种新药,他们从业时间最短的十几年,最长的30年,是迄今为止国内专业做药的最强团队。

新药研发从“仿制”到“首创”

“一方面我们自己从最新的学术成果里发现可以研发新药的线索,做出候选化合物,完成‘药物发现’,实现学术成果的转化;一方面提供跨国企业标准的专业实验室,和想自己做药的科学家合作,联合研发原创新药。”单倍介绍。国内目前没有这样的平台和团队,百放要弥补空白,实现北京新药研发从“仿制”到“首创”的飞跃。

今年年初,百放入驻中关村科学城北区以大健康产业为主导的贝伦产业园,海淀区提供了4000多平方米的办公区和实验室空间、顶尖的实验仪器,以及多年减免租金等优惠政策,中关村科学城公司还投资入股。

百放英库办公区共4层。目前,人工智能企业康迈迪森公司已经入驻孵化平台,将通过人工智能技术赋能新药研发中的化合物筛选等工作,用新技术缩短新药研发所需时间。

截至目前,百放公司已经和北大、清华、天坛医院等开展了6个原创新药研发合作项目,目前有2个已经进入了优化阶段。另外,一款针对新冠肺炎研发的治疗由病毒引起的肺炎原创新药,也在研发中。

以百放英库为开端,中关村科学城大健康产业加速发展,北京进入新药研发的“首创”时代。 本报记者 于丽爽

下一篇:社科院蓝皮书:2020年中国数字经济增加值占GDP比重约18.8%
上一篇:最后一页